首页 » 新闻 » 历史新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发布日期:2017-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微创网  浏览次数:529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本条信息网址来源于微创网:http://news.wcwone.com/120/596108.html
核心提示:【提要】向影心对自己的上司毛人凤不仅有顺从,有感激,还有着一种征服的快感。她大胆爽利地把毛人凤强作镇静的外表刮去,撩拨出...

【提要】向影心对自己的上司毛人凤不仅有顺从,有感激,还有着一种“征服”的快感。她大胆爽利地把毛人凤强作镇静的外表刮去,撩拨出他久埋心中的色虫。这也使得两个人续下了一段半掩半埋的情缘。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西北策反初遇心上人

其实西安事变给毛人凤带来的好处,不只是在戴笠和蒋介石面前地位的提高,更是感情世界的启蒙。西北工作中,他遇到了让他一生都不能忘怀的女人——向影心。

当初为了找出一个可以打入西北军内部的人选,毛人凤费尽脑筋。最终锁定了国民党司法史上以“三次建狱四次坐牢”出名的胡逸民。经过侦查,军统特务发现胡逸民新娶的姨太太向影心不是个省油的灯,经常红杏出墙。如果能做得通她的工作,那么西北军的内幕也就会源源不断地从枕边送到军统站来。

于是戴笠派出了最得力的毛人凤去做工作想办法。毛人凤也是雷厉风行,几天之后就摸清了胡逸民和向影心的情况。向影心的确常红杏出墙,但胡逸民也不甘寂寞,娶了向影心以后,又在外秘密包了一个穆小姐,向影心的不满足也自然可以理解了。毛人凤把情况告诉戴笠后。戴笠当即命令毛人凤到武汉做前期工作。

毛人凤到了武汉后,会同军统驻武汉站站长周伟龙和武汉警察局局长蔡孟坚,商量了一个接触向影心的办法。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华灯初上,汉口最著名的大世界歌舞厅内,人头攒动,融融其乐。而毛人凤和周伟龙却无心欣赏这群俊男靓女。根据监视胡逸民的特务报告,胡逸民的小妾向影心今天晚上要到大世界跳舞。毛人凤和周伟龙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天还未黑,他俩就在舞厅外焦急地等待。

远远的,一个身形高挑,衣着华丽的女人走过来,周伟龙立即拉拉毛人凤的衣角,暗暗地告诉他:“这就是向影心。”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毛人凤只觉得眼前一亮,不禁脱口而出:“好漂亮的娘们,身段跟蛇一样。”

不顾周伟龙笑话,刚进入舞厅不久,毛人凤就径直走到向影心面前,鞠了一个躬,无限温柔地说:“小姐,我能请你跳个舞吗?”

向影心正坐在沙发上休息,听见话音,转过头来,很诧异地看看毛人凤说:“你是谁,我干嘛要跟你跳舞?”说实在话,向影心对毛人凤请她跳舞确实兴趣不大。今天胡逸民外出,她抽出一个空子来跳舞,对毛人凤这样其貌不扬的人,她怎能看上眼!

她又说:“在大世界,来请我跳舞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潇洒漂亮的浪荡阔少,一类是腰缠万贯的商界强人。先生你恐怕是属于第二类吧?”

这分明是嘲笑毛人凤长得令人不敢恭维,毛人凤听了微微一笑:“小姐,我不是什么阔人,今天请你跳舞,只是因为你长得实在漂亮,令我不能自已罢了,如果小姐不愿买我的一个面子,那我们就改天再会面吧。”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向影心听罢说:“我在大世界这么久,还没有遇见像你这样说话又直截又动听的人,好吧,我们去跳一曲。”

毛人凤挽着向影心滑入舞池,可毛人凤实在不谙此道,一曲下来,踩了向影心几脚。

向影心不想跳舞了,她逗毛人凤说:“先生,我们玩点别的,好吗?”

毛人凤听到这话,全身一阵兴奋。

突然,舞厅的灯光熄了。毛人凤知道计划开始了,这时舞厅一片混乱,许多男人趁此机会占女人的便宜。向影心有点害怕,不自觉地将身子靠近毛人凤。毛人凤感到呼吸急促,他安慰向影心说:“你放心,有我在呢!”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正说着,两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走上前,拽起向影心就走,向影心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自己被拉上一辆汽车,不知驶往何方。一会儿,车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向影心被拉入屋中。

“向小姐,在这个地方见面,实在是非常抱歉。”戴笠走了出来,冲着向影心说。

“你是谁?我的老公是十七路军的高级参谋,现在武汉,岂是你们这帮小喽啰可以对付的。”向影心抬出他丈夫吓唬戴笠。

“我是谁,你一会就知道了,至于你的丈夫胡逸民我们可是老相识了。”戴笠说。

向影心非常恐慌,尖叫:“你,你想干什么?”

戴笠淫笑道:“你想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是谁?”向影心问。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戴笠,怎么样,听说过吗?”戴笠问道。

向影心一听到“戴笠”两个字,吓得从床上跳了下来:“你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戴笠?你为什么要设计害我?”

戴笠又笑道:“我不是设计你,而是来帮你。我看向小姐如此年轻漂亮,让胡逸民那个老头子糟蹋了岂不可惜?不知他是否会怪小姐常在外头交朋友?”

向影心妩媚一笑:“他在老家还有一个明媒正娶的黄脸婆呢,怎么好来怪我?”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戴笠看似漫不经心地说:“恐怕他不只两个女人吧?我听说他最近又在外面偷筑香巢,养了一个姓穆的小姐。他有告诉过你吗?”

这话一下子打翻了向影心的醋坛子。她立刻开始一口一个“糟老头子”地痛骂起来。戴笠含笑坐在一旁,他知道要开发一个女人的最大能量,最好的办法就是激起她的醋意。看到向影心闹到说要跟胡逸民拼个鱼死网破时,戴笠淡淡地说:“要不,你就加入我们军统吧,跟他胡逸民对着干。我保证你一直会有好日子过,而且还不能不动声色地把胡逸民整他个永无翻身之日,你看怎么样?”

向影心眼珠一转,便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许下了“效忠”军统的承诺。就这样,向影心成为了戴笠手下的一名特务。自此,有关十七路军及西安方面的情报便源源不断地落到了戴笠的案头上。

为缜密起见,戴笠采用了单线联系的方法,这个唯一的交通员就是毛人凤。几个月下来,向影心经毛人凤的精心点拨,“工作”得相当出色,频频获得嘉奖。而毛人凤也有收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毛人凤的视线就始终离不开向影心活泼妖媚的影子。向影心的热情就像火焰一样点燃了毛人凤始终压抑隐忍的内心。毛人凤在军统里素来是以“忍、等、狠”著称的,他对待工作始终低调负责,从不炫,就连笑都是有容无声。但是他所做出的成绩却是在所有人之上。再加上戴笠看重老乡之情和想要报答他的举荐之恩,毛人凤是连连升官。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在感情方面有所收获。而向影心对自己的上司毛人凤不仅有顺从,有感激,还有着一种“征服”的快感。她大胆爽利地把毛人凤强作镇静的外表刮去,撩拨出他久埋心中的色虫。这也使得两个人续下了一段半掩半埋的情缘。

协助向影心脱魔窟

从西安平安归来的毛人凤和向影心并没有过上想象中琴瑟和鸣的生活,反而再次两地分居。因为戴笠又给了向影心一个新任务:监视汉奸殷汝耕。毛人凤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他也不敢流露出来,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成为别人的床榻之宠。

军统特务毛人凤为何甘愿迎娶荡妇向影心为妻?


殷汝耕本来是蒋介石的驻日代表,后来渐渐被日方收买,成了向日本人溜须拍马的大汉奸。他倒行逆施的种种行为已经为蒋介石所不容。他命令戴笠派人监视这个心头大患。戴笠马上就想到了让向影心用美人计。

这对向影心来说简直是驾轻就熟。没过多久,她就成了殷汝耕的新欢,能够自由进出殷的内室。而殷汝耕负责的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核心机密也就及时地被送到了戴笠手中。

不久之后,殷汝耕就发现这位姨太太不仅在床上很“能干”,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秘书。他开始放心大胆地让向影心处理一些更加机密的文件。此时,毛人凤也在外地执行其他的公务。一对野鸳鸯不能相会,这让他们对对方都倍加思念。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蒋介石发出全国抗战的号召。戴笠与此配合,向向影心发出暗杀汉奸殷汝耕的命令。

这天晚上,向影心风情万种地缠着殷汝耕温存,到他筋疲力尽的时候,搂着他的脖子说:“你饿了吧?先歇一会儿,今晚我要亲自下厨为你做宵夜。”殷汝耕已被眼前的软语香风熏得晕晕乎乎,他看着那个妖娆的腰肢扭动着去向厨房,美滋滋地躺在床上,尽情享受着这一份天降的艳福。

向影心走进厨房,马上找了个借口支开仆人。她尝了口煮好的面,从胸口鸡心项链中取出一份无色无味的毒药,投入面碗,用勺搅和了几下。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因为毛人凤已经通过特殊途径向她传递了一个消息,告诉她在这次行动完成之后,就把她带到自己身边,和她结婚。她想着从此之后就可以和军统的二号人物双宿双飞,心里难掩喜悦和激动。

殷汝耕还躺在床上闭目休息。向影心双手托着热腾腾的面,极为殷勤地端到殷汝耕面前。用筷子挑起喂他:“汝耕,快趁热尝尝我做得怎么样。”殷汝耕心里是极受用,却赖在床上非要向影心用嘴喂他。向影心一急,重重放下碗说:“拍马屁拍在驴蹄上,你不吃就算了。”看她一转身就要往外走,殷汝耕连忙拉住她说:“我吃我吃,我现在就吃。”他拿起筷子,正要张嘴——也是殷汝耕命不该绝,他的副官恰恰在这时急急地敲门。殷汝耕大声问:“什么事?”副官说:“有客人在客厅等您。”殷汝耕马上放下碗起身。向影心着急地拉住他,殷汝耕说:“既然是深夜来访,一定有要事相商。我必须前去。”

他离开之后,向影心是越等越着急。她知道时间一长,这一碗面就会出问题。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她看殷汝耕还没有回来,正准备把面去倒掉,没想到副官又折身返回,对她说:“太太,老爷让你一起去见客人。”见副官一直盯着自己,向影心只得把面放下,装出笑脸出去。这一聊就是足足3个小时。等到客人走后,殷汝耕见向影心脸色苍白,以为她还在生气,就一边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叫仆人说:“把夫人给我做的面端上来。”过了一会儿女佣走上来说:“老爷,面已坏了,重新给您做吧。”

殷汝耕皱着眉头说:“怎么会坏呢?冷了的话热一下不就好了?”向影心听了,心里一惊,头上的汗唰地流了出来。殷汝耕看她这样,心里更加怀疑。他走过去瞧了面碗一眼,见“面”色大变,原本白刷刷的面条竟然泛出了诡异的紫色。他也面色大变。当下命人前来检验,果然是剧毒无比。他冷笑几声,大声喝道:“来人呐,把向影心给我绑了!”

刚才还是千娇万宠的姨太太,转眼就成了阶下囚。佣人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手都不敢太重。殷汝耕气不过,踹开下人用尽力气把向影心的手牢牢反绑起来,左右开弓打了几个耳光,质问她:“说,谁指使你下毒的?”

向影心临危不乱,马上使出泼妇本领,大哭大吵:“汝耕,我冤枉啊!我的人都是你的了,怎么还会下毒害你呢?你不信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殷汝耕被她几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但是他刚刚死里逃生,心里一肚子气没处发作,恨恨地上去又猛踢了她几脚。向影心仍然是矢口否认,她故意在地上哭闹着打滚,还扯破了衣服,露出那一对鼓鼓的乳房。殷汝耕一看是倒吸了一口气,心里马上软了下来,叫人把她关进了“优待室”,不杀也不放。

向影心毕竟也经历过一些,她故伎重施,说服看守他的小兵放她出来,换了仆人的衣服,溜出殷家大院,直奔军统的联络地点。第二天早上,开滦城里到处贴着向影心的画像,殷汝耕悬赏1万大洋,捉拿向影心。

几天以后,风声渐渐平息,向影心搭上南下的火车,跑到了重庆。向影心知道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十分害怕戴笠的制裁,于是首先来找毛人凤。

毛人凤正在办公,忽然有人通报说一个女人来找他。不知为什么,毛人凤凭直觉和从殷家传来的情报知道来人是向影心,他马上站了起来,主动迎了出去。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搞笑幽默
职场攻略
新闻资讯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