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新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发布日期:2017-09-13  来源:互联网  作者:微创网  浏览次数:727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本条信息网址来源于微创网:http://news.wcwone.com/119/594971.html
核心提示: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国民党统治结束。11月,刘邓大军进军西南,进逼重庆,国民党反动派在溃败前夕,命令国民党特务从...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国民党统治结束。11月,刘邓大军进军西南,进逼重庆,国民党反动派在溃败前夕,命令国民党特务从9月开始,分批屠杀狱中革命志士。

9月6日,著名爱国将领杨虎城及秘书宋绮云等6人被杀害于松林坡;10月28日,陈然、王朴、成善谋等10人被杀害于大坪剧场;11月14日,蒋介石与毛人凤由台湾飞抵重庆,由毛人凤主持会议,执行蒋介石交代的屠杀、潜伏、游击、破坏四大任务。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11月14日,江竹筠、李青林、齐亮等30人被枪杀于“中美合作所”电台岚垭。11月27日,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反动派在仓皇逃跑前,对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等监狱的革命者进行了疯狂的大规模屠杀,许晓轩、谭沈明、刘国志等近200人被杀害。

敌特还纵火焚烧了渣滓洞男牢房,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屠杀中共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的重庆“一一.二七”大惨案。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1949年9月6日,国民党特务在中美合作所杀害了杨虎城将军秘书宋绮云夫妇等6人。1949年12月13日在“戴公祠”警卫室里,工人们挖出了宋绮云夫妇和他们八岁的儿子宋振中(小萝卜头)的遗体。他们的尸体已经腐烂,惨不忍睹。

杨虎城将军的遗体是1949年12月11日在“戴公祠”花园里挖出来的,他1949年9月6日被害。遗体旁边是杨虎城将军的夫人谢葆贞女士的骨灰盒。杨夫人同杨虎城共处狱中十年,因不堪狱中生活,于1946年绝食死亡。

【提要】誓志为人不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儿岂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一世忠贞新故国,满腔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哈尔滨公安局还保留着当年日军审讯赵一曼的两册尘封档案,里面记载了赵一曼被日寇杀害的全部过程,烙铁烫、灌汽油、施以电刑……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战争让女人走开,因为在战争中,女人一直被当作弱者。

但是在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的抗日战场上,有这样一批中国女性没有走开。她们离家别子,奔赴沙场,用鲜血和生命,展示着女性的坚强和勇敢。

血沃白山黑水的赵一曼,就是这样一位中国女性——一个被誉为“青春换得江山壮,碧血染将天地红”的女英雄。

“赵一曼”这个名字大多数人都很熟悉。但很少有人知道,“赵一曼”只是使用时间不长的多个化名之一,她原名李坤泰,曾经是黄埔军校的女学生;留学过苏联;在哈尔滨领导过工人罢工;英勇就义时,她除了是一名抗日英雄,还是一个八岁男孩的母亲……

甚至在上世纪50年代初《赵一曼》这部电影感动全中国人之后的很多年里,都没有人知道“赵一曼”究竟是谁。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沿着“寻找英雄”的足迹,我们试着还原这位抗日女英雄真实的人生轨迹。

“取大义,舍小我”,对于英雄来说,不是一时一刻的行为,而是贯穿终生的信条。

赵一曼,便是如此的一个真英雄。

“赵一曼”是谁

1951年,电影《赵一曼》公映。这部新中国最早拍摄的电影之一,轰动全国。

那时《赵一曼》的观众,刚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苦难岁月。银幕上的赵一曼,凝聚着民族的苦难和不屈,让每个人为之感动落泪。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赵一曼以艺术形象被人们知晓,而她的真实经历,在电影上映数年后才逐渐被还原出来。

《赵一曼》这部影片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拍摄的。抗日战争结束后,共产党人在东北接收了日本人的“满洲映画株式会社”,建立了新中国第一个电影基地——东北电影制片厂。它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前身,原址位于黑龙江省鹤岗市。

东北抗联著名将领、时任松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冯仲云,向建立不久的东影厂建议,应该拍拍东北抗日联军:“冰天雪地里的英雄,值得用电影来表现啊!”他为东影厂讲述了赵一曼的故事。

剧作家于敏被指定写《赵一曼》剧本。可是于敏连赵一曼的照片也没见过,就是冯仲云也仅见过赵一曼一面,甚至描绘不出她的相貌。于敏只好寻求“第三手材料”,而最大的收获,来自抗联女战士、后来担任过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的李敏。她向于敏忆述抗联战士怎样行军,怎样宿营,怎样在山里染布缝军衣,怎样在冰天雪地中找食物、吃乌拉草皮,这构成了于敏笔下赵一曼的战斗场景。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短短5个月,于敏“硬憋出来一个剧本”,电影随即开始拍摄,导演是沙蒙,赵一曼的扮演者是1932年就投身中央苏区瑞金、在战斗中成为红色明星的石联星。

影片刻画的英雄形象相当成功,这部影片还为新中国捧回了第一个国际电影表演奖:在1950年捷克斯洛伐克第5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上,石联星获得优秀表演奖。

在英雄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之后,人们都迫切地想知道真实的赵一曼的情况。但是《赵一曼》的编剧于敏,更大程度上是“塑造”了这个人物,并不了解自己笔下人物的身世。

这部取材于真实人物的电影,终于让剧中的赵一曼和真实世界中的亲人产生了联系。

1951年,在四川省泸州市工作的李坤杰第一次在电影院观看了电影《赵一曼》。“赵一曼”这个陌生的名字,却让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己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妹妹和“赵一曼”十分相像。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李坤杰的妹妹叫李坤泰。

对于妹妹离家后的情况,李坤杰知之甚少。1926年,21岁的李坤泰在老家四川宜宾加入党组织,经党组织推荐,考上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后来又到苏联学习,和一位姓陈的同志结婚,回国后到东北工作,从此便和家里失去了联系。

据李坤杰回忆,看过电影《赵一曼》,她曾经大胆设想过,赵一曼会不会就是妹妹李坤泰?但是这个念头仅仅一闪而过,毕竟赵一曼烈士是周总理亲自题字的抗日英雄,而李坤杰的内心深处,仍然希望自己的妹妹尚在人间。

当时正值新中国刚刚成立,很多报纸上都开辟了寻人启事的专栏。人们在欢庆胜利之余,最大的愿望就是寻找自己在战乱中失去联系的亲人和朋友。李坤杰一见到解放军,只要是外省来川的,她就要提到寻找妹妹的事情,请求他们帮忙寻找。而她除了提供妹妹上学时的学名李淑宁和一些粗略的革命经历外,甚至连一张妹妹的照片都没有。

李坤杰寻找妹妹没有任何头绪,倒是妹妹的一张照片,辗转二十多年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1952年,李坤杰由泸州回到家乡宜宾,在市妇联工作。一天,妹妹在宜宾女子中学的同学、好朋友郑双璧拿着一张两寸大的黑白照片,敲响了李坤杰家的大门。

郑双璧对李坤杰说,这张照片是二十多年前李坤泰在上海拍的,送给她的妹妹郑易楠。当时,李坤泰嘱咐一定要将照片设法转交给李坤杰。

照片上,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抱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坐在一张藤椅上,淡淡地笑着。

李坤杰拿过照片,顿时泪如雨下。照片中人,正是她失散了20多年、日思夜想的妹妹。那个小男孩,是李坤泰刚满周岁的儿子,自己的外甥。

妹妹是否还在人间?那个小男孩又在哪里?线索到这里又中断了。

幸而,在李坤杰之外,还有人在寻找着赵一曼,那张照片最终把赵一曼和李坤泰联结在一起。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姐姐李坤杰在寻找着她,她的名字叫李坤泰;丈夫陈达邦也在寻找着她,她的名字叫李一超;在东北抗日的战友们也在寻找着她,她叫赵一曼……

从不同方向上寻找赵一曼的人们互不知情,更不知道他们要找的就是同一个人。

1954年1月,寻找赵一曼的不同线索终于有了一个交集。

当时,四川省监察委员江子能要到北京开会,他和李坤杰是同乡,非常熟识。李坤杰托付江子能,在北京开会期间向与会者打听李坤泰的下落。

就在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晚上,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老友何成湘来看望江子能。何成湘也是宜宾人,是江子能的老乡和入党介绍人,二人已经有20多年没有见面了。

老友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而这两个人热情寒暄之后,却不约而同地向对方打听起人来。

因为抗日期间何成湘曾在东北从事地下工作,江子能提起了李坤杰找妹妹李坤泰的事,问他在东北时知不知道李坤泰。何成湘笑了,对江子能说:“巧了,我也正想告诉你,电影《赵一曼》里面的主人公,就是姓李,也是四川人。我这次找你来,也是想请你回去查一查,四川是否有赵一曼这个人。”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何成湘已经查找赵一曼的身世多年了。

“九一八”之后,何成湘受党组织委派赴东北从事抗日工作,曾任中共满洲省委组织部长、省委代理书记,是赵一曼的上级领导,有过共同工作经历。赵一曼的英勇牺牲一直让他深切怀念,特别是电影《赵一曼》上映后,何成湘更有了还原赵一曼原型的念头。

1952年,何成湘曾专门到四川调查赵一曼的身世。只是,他对赵一曼赴东北前的经历所知不多,在四川的调查没有什么收获。

渣滓洞屠杀真相:小萝卜头遗体发掘现场曝光


江子能口中的李坤泰,倒是与何成湘记忆中的赵一曼有不少共同点。

何成湘记得赵一曼是四川人,曾用过“李洁”的化名,真名从未透露,只知道本姓李。“赵一曼”是加入抗联到前线参战之后的化名,因为作战机智英勇,颇有大将之风,有人说她是赫赫有名的抗联名将赵尚志的妹妹。赵一曼将错就错,干脆就姓了赵。

四川人、姓李、在东北从事抗日工作,李坤泰和赵一曼留存下来的信息有很多重合之处。特别是江子能说到李坤泰曾经在武汉黄埔军校女生队的经历时,何成湘眼前一亮,当年自己在与赵一曼的谈话中,她曾提到自己在武汉军校学习,有从军的经历。

如此多的“巧合”,让苦寻赵一曼多年未果的何成湘兴奋不已,李坤泰很可能就是赵一曼。他询问江子能是否有李坤泰的照片, 江子能说:“听说她姐姐有一张,我回去后就给你寄来。”

江子能回到宜宾后,立刻把得到的情况告诉了李坤杰。李坤杰一边听一边掉泪:“赵一曼?我的幺妹会是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她立刻把那张照片给何成湘寄去。

李坤杰这边也没有放弃打听和寻找。她一边等着何成湘的回信,一边写信向郑双璧的妹妹郑易楠打听李坤泰的消息。这时,郑易楠已经在西安工作了。不久,郑易楠回了信:

在上海的时候,我和淑宁(李坤泰,字淑宁)经常见面,帮助她解决过不少生活上的困难。我们一边抱着孩子玩儿,一边摆龙门阵。她经常提到周恩来的名字,总是“恩来”长、“恩来”短。有一次,有半个多月不见她来了,我们正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她突然抱着孩子闯进屋来了。只见她满头大汗。神色慌张,把孩子往我怀里一塞说:“我患虎烈拉了(暗语,暴露了身份,被敌人追捕),要马上住医院。”说完她转身就走了。后来,党中央派她去南昌江西省委机关工作,以后就失去了联系。

从信中的口气看,李坤泰似乎和周恩来很熟悉。李坤杰顺着这点信息,干脆给周总理写了封信。

信确实送到了周总理的案头,但是他对这个叫李坤泰的女同志没有印象。不过,这位党的隐蔽战线的缔造者,对地下党员亲属的寻人来信非常重视,他把信转给了时任全国妇联主席的蔡畅,请她帮助查询,仍然没有下落。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搞笑幽默
职场攻略
新闻资讯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