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历史新闻 » 传奇人物 » 正文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发布日期:2017-09-13  来源:互联网  作者:微创网  浏览次数:356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本条信息网址来源于微创网:http://news.wcwone.com/119/594950.html
核心提示:他重病期间,朱镕基总理和温家宝总理等众多中央领导,还有钱学森、钱伟长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都前来看望慰问他。2006年11月20日,...

他重病期间,朱镕基总理和温家宝总理等众多中央领导,还有钱学森、钱伟长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都前来看望慰问他。2006年11月20日,他因病医治无效北京逝世,胡锦涛主席等众多中央领导亲自为其送葬。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他就是曾被两授上将第一人——洪学智。

洪学智,1913年2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5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军内做过多种工作,做得最出色的要数后勤工作了,他是我国军队后勤现代化的开拓者。在朝鲜战争中,毛主席亲自任命他为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司令员。

洪学智没有辜负毛主席的信任,在朝鲜一战的后勤问题处理上非常完美,发明了“片面运输”、“顶牛过江”、“水下桥”等巧妙的运输战术,建立起了“打不断、炸不烂、冲不垮”的钢铁运输线,为志愿军的后勤保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朝鲜战争的胜利,洪学智领导的后勤军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不但是志愿军的后勤工作做得出色,他这位志愿军总司令对彭总的“保护”工作也是做得很好。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洪学智曾以他的机智两次救了彭德怀的命。

那时,由于空中我们没有制空权,经常是美军的飞机在头上转来转去,嗡嗡作响。1950年11月23日,4架敌飞机在上空转了一圈,炸坏了山坡上的变电所。天快黑时,又来侦察,这使洪学智警觉了起来——平时总是先侦察,后轰炸的,明天会不会挨炸哟?他找到邓华,说:“伙计,我看情况不对,闹不好明天要出事。”

洪学智警告彭总,可是彭老总不信这个邪,脖子一梗:“我不怕美国飞机,用不着躲。”

无奈之下,洪学智想了一招:用地图把彭总骗进了防空洞。彭德怀发脾气了:“我说你这个洪学智,就是爱多管闲事。”连推带拉,总算把彭老总拉进了洞。

次日,作战会议没有开多久,敌人的飞机就来了。朝彭德怀住的房子一阵狂轰滥炸,一枚汽油弹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顶上,房子很快烧掉了。已经撤出后,又进去取东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参谋牺牲了……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那天,彭德怀一天没有说话,坐在防空洞里像是一尊雕塑。晚上,洪学智去叫他吃饭,他才抬起头来说:“洪大麻子,我看你这个人还是个好人哪。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还有一次,是在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发动前夕。

志愿军空寺洞指挥所又遭美空军飞机扫射,机警的洪学智拉着还在熟睡的邓华跳到了附近的一条山沟里,眼看着彭老总的房子被美军的火箭弹击中……事后发现,彭老总防空洞口上的草袋子竟被打出了70多个子弹眼,邓华躺的床也被美机的机关炮打穿。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要不是头天晚上洪学智检查后叫工兵连在洞口用沙袋堆了个三角形的隐蔽墙,加深了防空洞,后果不堪设想!洪学智再次以自己的细心和机警挽救了彭总生命。

这位彭总称为的“洪大麻子”的老战友,不仅在战场上救过他两次生命,在政治生命上,也就是在庐山会议批彭的声浪中,他也从未对他落井下石,而是仗义执言,敢说敢做,其肺腑之言道出了彭总的心酸与无奈。

在庐山会议上,邓华第一个站起来:“彭老总根本就不懂外语,怎么会与外国人串通,他们说了什么,翻译可以作证。”洪学智也义愤填膺地替彭总说话:“彭总百团大战至多不过是命令请示得晚,打鬼子什么时候都是对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总执行得很好,总不能也说错吧?一个人有功有过,不能一说过就把功给抹杀了。”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有人好心劝说洪学智:“彭是一方面军的,你是四方面军的,彭是八路军,你是新四军,你在里面掺和什么?你不参与,人家都怀疑你,你一参与,就危险了。你是林总的老部下,和林总对着干,有你什么好处?”洪学智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一方面军还是八路军,我就要把事实说清楚,开会的目的是教育,而不应该整人。”邓华、洪学智等人也为自己的仗义执言付出了代价。如果他们及时地和彭德怀“划清界限”,就会安然无恙。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的良心,他们内心的真理,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成为唯一的“六星上将”,这样的荣耀和地位已经实属难能可贵。但更让人折服的是,他并没有因为从小的吃苦受穷而痴醉于权利和财富,戎马一生的洪学智将军一直思念着故乡的一切,功成名就的他衣锦归还且不忘家乡,带领着自己的家乡走出了贫穷落后,步入了小康生活。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金寨县这个革命老区,就是洪学智的家乡。洪学智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满腔热情,竭心尽力,在经济、健康、教育、交通设施建设等方面都给予了家乡人民最大的帮助。

1974年金寨县旱灾严重,村民没饭吃,孕妇都吃不饱。洪学智了解情况后,从县里调来了一大卡车红薯干。金寨县“两地病”患者集中的地区,洪学智得知十分忧虑,及时向中央军(jun)委反映,大批军队和医疗机构伸出援助之手。结果,患病率就从从1985年的17.4%下降到2%以下,医疗条件得到改善后,还被评为全国地方病防治先进县。

在洪学智的关注和认真研究下,金寨县从1983年开始广泛地种植板栗,并成为名副其实的“板栗大县”。村民们从饥寒交迫,逐渐向温饱小康生活迈进。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1997年,宁西铁路本来不过六安市,但六安市领导希望能以洪老的名义写信,给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争取宁西铁路能从六安经过。洪老听后当即表示同意写信。半个月后,有关方面改变原有设计线路的批文就下来了,六安有史以来第一次通上了铁路。

爱情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在物质上解决身体的需求外,在精神上也不能落后,精神食粮也不能够匮乏。洪学智深知,知识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他对家乡的教育事业尤为关注。

1997年5月,洪学智看到家乡双河职高教学条件简陋后,积极协调,在他的亲切关怀下,为双河职高建起一个集理化生实验室、微机室、图书馆、阅览室于一体的综合教学楼――敬德楼,洪学智将军亲自挥毫题写楼名,并参加了揭牌仪式。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全军乡是洪老战斗过的地方,也是红二十八军三年游击战争的战场。到上世纪90年代,全乡中小学仍是土墙瓦顶的危房。老将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在他帮助下,建起了全军乡勋贤中学和勋贤小学,近千名师生从此可以在花园式校园里探求知识。XLW

许世友、洪学智都被授予了上将,可他们都是詹才芳的老部下,下级的军衔比老领导高。于是洪、许二位上将便在授衔后给老领导詹才芳中将敬礼......

1955年第一次授勋时,在开国中将里面,排名第一的中将是徐立清将军(唯一的正兵团级中将),但要说到资历最老人缘最好,救下的将军最多的,却还是准兵团级还排在比较末的詹才芳将军。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开国中将詹才芳

詹才芳,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七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黄麻起义。 詹才芳是著名的黄麻起义领导人之一,起义一开始获得了成功,可是很快就被敌人镇压下来了,当时很多意志不坚定的选择离开革命队伍,而詹才芳等人却依然坚持了革命,加上吴光浩、李先念、王树声、陈再道、王宏坤、王建安、周纯全、秦基伟等同志,一同上了木兰山,成为了著名的木兰山七十二名游击英雄之一。

詹才芳将军是红四方面军的老同志,期间,他历任黄陂县工农游击大队大队长、红军营长、团政委、师政委、军政委、川西第五纵队司令员等职。 而且詹才芳是很能打战的,而且颇会用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苏家埠战役。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在这次战役中他让将士们把篾条、稻草扎成把,用水浸湿后在堑壕前堆成垛,用来抵抗敌军射来的子弹,又在周围挖出一条一公里多的堑壕,提高部队的防御能力。同时,詹才芳还组织官兵向国民党军积极展开宣传攻势,给因困饿开小差的敌军士兵送食物。这一举动极大地瓦解了国民党军的士气,到红军阵地前投诚的敌兵日益增多。

苏家埠被围,蒋介石暴跳如雷,急忙抽调了两万人驰援苏家埠,国军行军到苏家埠时却被徐向前打了伏击,全军覆没,最终苏家埠的敌人外援无望,内无粮草,战斗力彻底瓦解,在红军展开强大政治攻势之后,被迫全部缴械投降。

詹才芳将军是我军革命将领中,出了名的好人,他不吃荤,只吃素,被人称为“斋公”,也许是吃素吃多了,让他有了菩萨心肠,所以他曾救下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后来很多都成为了开国将军。

陈锡联、甘思和、邓岳、张志勇、谭知耕这些将军在肃反时都差点被杀掉,是詹才芳嘴里大咧咧的用黄安话骂着“的地个B”(类似于蒋介石嘴里的娘希匹),实际上却将这些人给救了下来,让他们给他当警卫或书记,而在开国将军中,著名的王疯子王近山和詹才芳是邻村老乡,他参加革命后也曾给詹才芳做了警卫员。


唯一的六星上将,两救彭总,死后胡主席送葬!


1955年第一次授勋,许世友、洪学智等红四方面军的老将都被授予了上将,可他们都是詹才芳的老部下,下级的军衔比老领导高,一时觉得不知怎么见老领导才好。于是洪、许二位上将便在授衔后给老领导詹才芳中将敬礼。这就是“上将给中将敬礼”故事的由来。貌似《亮剑》中有过一段这样子的故事。

许世友后来进京时,一定要住在詹才芳的隔壁,不然就生气骂娘,中国军队裁军百万后,中央决定退居二线老同志一律不发军装,许世友曾向詹才芳发牢骚:“他妈的,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军装也不给穿,还不如死了好。”詹才芳将军劝曰:“莫讲疯话哟!”许世友便“诺诺”无言了。

上面提到詹才芳住院时,陈锡联有去探病,其实探病的可不少,其他的还有徐向前、李先念、洪学智、秦基伟、陈再道等,徐向前元帅称之为“老战友”,李先念主席称之为“老班长”,陈锡联(上将)、陈再道(上将)、秦基伟(55中将,88上将,88年任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等将军称之为“老领导”。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搞笑幽默
职场攻略
新闻资讯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